历史沿革
米脂“文化县”探源
发布日期:2022-04-11 15:52   来源:米脂县人民政府网站   作者:常文树   发布机构:米脂县人民政府   浏览次数:


    米脂,旧有文化县美誉。1933年,山西太原人阎佩书任民国米脂县长时,为《冯氏宗谱》题词中就有过这样的赞叹:“信乎,米邑文风之为陕北最也!”后来,曾任民国米脂县长的陕西泾阳人萧履恭及安徽合肥人刘学海都在《米脂县志·序》中对米脂文化有过赞誉。而作为米脂人,提起文化县,亦姑言之,亦姑听之,淡然为之,并无矜然之态。

    1994年6月,革命前辈郭洪涛为家乡题词“文化县”,县政府将其镌碑,立于南关通衢大道。一石激起千层浪,在一次文化座谈会上,大家将议题聚焦在“文化县”上,争论相当激烈。有人说:老先人给米脂挣下个文化县,使米脂闻名遐迩。前些年,在京津沪等大城市及较远的地方,人家问你是哪里人,说是榆林人,摇头,不知;说是米脂人,颔首,晓得。可见米脂声名远播,说米脂是文化县,名副其实。言者欣然,闻者怿然。有人则因当时米脂文教凋零,甚或已落后于神府定靖而沮丧,说:历史上,米脂地处边徼,教化少及,难望关中项背,何来文化县之称?郭洪涛所题“文化县”牌匾,立于通衢大道,有自吹之嫌,应该拆掉或改变,以免他人嗤之。言者怆然,闻者黯然。但,终究在这次会后,迫使有关人在“文化县”石碑的左上角增刻“陕北”二字,以略显谦逊,遗为笑柄。也有人说:王帽可以自戴,荣誉不可自封。文化县美誉,由来已久,必有所本。是官封还是御赐?我辈应溯根探源,以正视听。言者凿然,闻者诺然。但限于对县域文化史的了解不够深入,同仁还是一片茫然。    二十余年,转瞬而逝。近年来,我才有幸逐字研读了米脂康熙、光绪、民国三部共十二本县志和艾氏、东高氏、冯氏、李氏四大家族共二十九本旧宗谱,大略了解了米脂隆厚的文化积淀,深为先贤崇文尚武、代相绳继的精神所折服。亦知米人世代传颂的“明朝艾,清朝高,民国杜”为大韪也,并续貂一句“李冯常贺贯其后”,盖不谬也。并且,我认为,称米脂为文化县,是有史料可稽的。    在古代,米脂地域虽早在西汉高祖元年已置独乐县,惠帝时又置圁阴县,后周置银州,隋唐因之,并置儒林县。但,直到宋,“稽之往古,典籍不传,盖一毁于魏晋时赫连拓跋之扰乱,一毁于五代后西夏契丹之窃据也”(光绪版《米脂县志后序》)。从留传的典籍看,米脂的文化发展,出现过三次高潮。

第一次,元朝皇庆二年前。《康熙米脂县志·选举·乡科》赫然列着张正臣、张道儒两位举人。张正臣资料失考,但其名排在张道儒前。二人名次应该是康熙县志依据散遗的明朝嘉靖年《米脂县志》排定的。光绪版《米脂县志》收录张道儒皇庆二年(1313年)撰写的《重修夫子庙堂记》碑文,其文结尾云:“一日,遣使不远千里而来诣余为记,余不敢以不敏辞,故并序其始末,勒石以永其传,[]赞我圣元。”夫子庙就是后来统称的文庙。能给县城文庙写碑文的,一般是由儒业出身的县令或本籍文化执牛耳者担当,普通秀才还没有资格。从上文看,张道儒似应在千里之外为官,接到家乡派人求索碑文才写的。因此断定,他考取举人时间不会晚于皇庆二年。这里之所以把皇庆二年前作为米脂文化第一个高潮,是因为做了横向的比较。《绥德州志》和《延绥镇志》都没有元朝的科举记录,绥德刘汉腾先生点注过这二志,经与先生商讨,《绥德州志》所载韩世忠之子韩彦直在南宋考中进士,不大会从绥德参考,应该是随其父在临安(今杭州)一带参考的。因此,整个陕北在元朝时期,唯有米脂出了两位举人,这不能不算一个奇迹。由此,我们可以想见当时米脂文教风气在陕北的地位了。可以这么说,米脂文化早在元初已雄冠陕北了。

    第二次,明朝嘉靖年间。嘉靖十四年(1535年),艾希淳开米脂进士科先河,成为米脂科举史上的第一位进士。四十一年(1562年),艾希淳侄子艾杞考中进士。嘉靖年间,米脂先后还有高自明、高承光、白栋(后中万历年进士)、刘三畏四位举人。这些人物,都对米脂的文化发展做出了贡献,尤其是艾希淳、艾杞和高自明,现在还留有不少碑文墓志和其他文学作品。除了科举,米脂早在嘉靖三十五年已经有了《米脂县志》,本县志还被收入明万历三十五年第一部《延绥镇志》名录中。据《高氏家谱》载,艾希淳于嘉靖三十五年撰写的《高大纶暨崔室人墓志铭》中有这样的话:“至于霜操檗节,粹白坚贞,采风者已收入《县志》,传信史,励世风矣。”这段话除了褒扬崔室人外,很有推敲处:一、说明《米脂县志》刚刚修成,还没有在社会上流行。试想,如果《县志》已面世,高氏一门都是读书人,且世居县城,定然知晓崔室人已荣载《县志》一事,此处则没必要再写“采风者”三字。二、《县志》编撰者正是艾希淳自己。此《墓志铭》开头,艾希淳在署名时写有“致仕”二字,说明他已告老还乡,有足够的时间;他在写这篇墓志铭的第二年,即嘉靖三十六年,还为葭州(今佳县)葭芦都人陈凤撰写了题为《右军都督府左都督松泉陈公墓志铭》;同年,还担负《重修洪济寺碑记》(寺庙现属子洲县)的雕刻重活,说明身体条件具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