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蛮子
发布日期:2020-04-03 16:05   来源:米脂县人民政府网站   作者:鲁翰   发布机构:米脂县人民政府  【字体: 】     浏览次数:

  

人一旦看不起人,小视、轻侮和避讳的时候往往会“起名送号”,弄个蔑称,呼个“外号”、“绰号”以此来一代而过。一个种族对另一个种族若不眼明、不待见、不“感冒”的话,也会来这一套。

比如“蛮子”,就是早先华夏族歧视南方民族的蔑称,明显带有

不友好口气,而且在不同时期和不同地域又有着不同的有的放矢的“靶子”。《孟子·滕文公上》就记载有:“今也南蛮鴃舌之人,非先王之道。”“南蛮鴃舌”这个汉语成语,原是孟子讥讽楚人许行说话像“八哥”叫唤,以后推而广之用来讥笑操南方方言的人。

由于汉文化自信至尊的地位,相当长的历史时间,中原一直都代表先进的文化和方向。尤其在先秦时期,中原对未开化、经济落后的南方地皮的诸侯和部落,一色讥称为“南蛮”、“蛮子”、“蛮子家”,当然这种不屑和轻侮不仅仅反映在嘴皮子上。而南面的反唇相讥北方人,是叫“侉子”,侉的意思是口音和举止怪异。“蛮不蛮,侉不侉”,差不多就指南腔北调。有意思的是,在南宋末年到明朝末年这三百多年里,“南蛮”这个名字一度又成为蒙古人和满族人对退守南方、偏安一隅的汉人也是这么称呼。

南蛮的称谓最早记载来自于周代的《礼记·王制》:“中国戎夷,五方之民,皆有性也,不可推移。东方曰夷,被发文身,有不火食者矣。南方曰蛮,雕题交趾(纹额,盘腿),有不火食者矣。西方曰戎,被发衣皮,有不粒食者矣。北方曰狄,衣羽毛穴居,有不粒食者矣。”

古人又把跟汉人居住地邻近,交往多,受汉文化影响大的蛮人称为“训蛮”;对那些居住在边远地方,与汉人交往少又鞭长莫及,受汉文化影响小的蛮人,则称为“野蛮”。《三国演义》中那个被诸葛亮七擒七纵的彝族酋长孟获,小说较多笔墨塑造出了他犟蛮忠勇的形象,他的哥哥也自称他们是“化外之人”。

陕北俗话里有一句“吓蛮书一本”,意思是读不懂书,两眼一抹黑;很经典,流传也久。其实本义来自李白的故事,传说他曾醉酒为唐玄宗起草和拟答“渤海国可毒(大王)书”,因威震番使,气势如虹,后世便称为“吓蛮书”。 

《汉典》里解释“蛮”,有粗野,直愣,强悍,凶恨和不通情理。

蛮缠、蛮干、蛮荒、蛮力、蛮婆、蛮汉、野蛮、蛮横、耍蛮、刁蛮、凶蛮、强蛮、蛮声蛮气、蛮不讲理、胡搅蛮缠……从这些至今带有强烈的贬落含义的词语里,不论是民间的描述、传说和官方的呈文中,依然可以感受到如许种族之间纷争、冲突和鄙夷、敌视气氛。

陕北唢呐班子里有“掌号”吹奏的环节,据推测,这多少跟羌人吹奏前先吹号,预先给人以信息,有几分与羌笛类似。

特别是“南蛮子盗宝”的传说,离奇古怪,形形色色,千百年来祖祖辈辈,口口相传,一直流布在北方各地;故事之繁,版本之多那可是不胜枚举。 

单拿我们米脂为例。元代初,忽必烈派高僧杨琏真加带了许多喇嘛番僧,踏勘进而破坏王气勃郁的风水宝地。在米脂县境,如三里楼、七里庙、锁子山、葫芦堡等山形水势稍见奇异的,不是将山脉挖断,便是建庙立塔镇压,大大小小总计破坏了一百二十三处龙脉。

其实从唐宋时代起,南方赣闽一带风水堪舆、命相占卜已然形成风气。据说南蛮民间异术最拿手的就是觅龙、察砂、观水和点穴。

米脂至今留有一句口话说:“掰不开这宝”,其出处应该脱不了南蛮子盗宝、破宝系列故事这一背景。

在陕北流传不少有关蛮婆蛮汉的掌故。

晚清和民国时期,陕北地区尚孑遗和流散蛮婆蛮汉,疑为羌族遗民。他们往往居无定所,漂泊四方、卜卦算命、禳灾祛祸、游走乞讨,自称为“出门”。

延安的甘谷驿以及三四县份居然出现过南蛮人“安伙子”耤种稼穑,定居落户,融入塞下汉习。

资料可见,清光绪二十五年(公元1889年)有靖边县呈告《拟逐蚂蚂神并呈请本府设法严禁》的驱逐令,里面的“蚂蚂神”就指的是卜卦的蛮婆。

新版《府谷县志》上说:“本县靠近内蒙古的老高川乡赵峁粱,赵五家湾乡的石炮梁,木瓜乡的蔡卜墕等村,曾有一段时间寄居过一些蛮婆。”

《横山县志》记载:“蛮婆出自横山黑木头川”。

蛮婆家蛮,蛮婆家蛮,蛮婆家生在黑木头川。

日每吤起来四方串,管你们旁人毬相干。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黄河以西佳县米脂一带,尚有“蛮婆”的踪影出没。据上了年纪见识过的老人说,蛮子家衣着粗简,大襟褂,多染黑色和蓝色,裤子肥大,裤脚扎有类似裹腿,也不缠脚。说话冗冗繁繁、绍绍沓沓。

米脂老辈子有个口话,“咋就像那蛮婆家——甚也不嫌?见甚拿甚?!”还有一个流传更普遍,是预期和期盼未“过晬”娃娃成长的童谣:“三翻六坐九爬坡、十个月上撵蛮婆”。

据米脂过去拉炭的脚夫说,西川郭家砭、龙崖沟、寺滩,包括小理河西北一带,还有横山的高镇、殿市那边,不时就能见到蛮婆蛮汉。他们常常拖儿拉女,没什嘛死行滥李,甚至没碗没筷,挨庄过村游串,每到一处她们先挑选一埝烂窑住下,由蛮汉照管孩子,蛮婆起身挨门进户寻找食物。且并不诉苦哭难,只是自称会相面算卦,干大干妈,甜嘴蜜舌,吉言巧语,蛮缠不休,以此化米借面,抽柴取草或讨要剩饭。蛮婆往往又善于观颜察色,能辞善令,譬如,“金丝骡子银丝马,算命相面横财发”,“马跑平原地,舟船顺水行”、“沙枣花开老来红,越上年纪越厚沉”等等。

“蛮婆子”自有着神秘而独特的习俗。

“蛮婆沾炒面,一碗变两碗”,常在讨要的炒面碗钵里漂满水,使炒面和成稀糊子,以此方便乞讨添加沾拧,这自然是她们讨吃的策略,最重要的一点却是“拿了你的东西,又拿不走你的福?!”这个应该才是她们乞讨最动人心的理念和法宝。

若是坚持拒绝算命又不打发些食物,加上言辞绝对的话,蛮婆则扬言要施“短法子”或叫“短折子”(即念咒语施巫术,使不从其意的家户不得安生)来威慑主家。

他们禳病但从不请神,多用周公、桃花娘娘的八卦与符煞。

说话跟汉人几无差异,但是他们自己对话,外人就像“听天书”。

“蛮婆子”把炕叫“温台”,把开水叫“滚咙子”,耳朵是“听宫”,眼睛是“照宫”,把首饰叫“嘚照什”,把吃饭叫“绕糁场”;“光刮”,就是去偷取拿的意思,“猴你拨子”那就相当于“×你妈”。

清末民初文人李勋在《说吷》一书中考证,“(蛮人)以手攫食,至宋犹未改变……”。

 

蛮婆家蛮蛮婆家蛮,蛮婆家出门没打扮。

东村转来西村串,又相命来把卦算。

 

蛮婆相跟我蛮老汉,命里注定是穷光蛋,

白天吃得百家饭,黑里又把草窑钻。

 

由于历史原因,米脂在地理上竟然在横山地界一直栖息一块“飞地”,其中有一个叫老榆坬的村子,每年都要排演传统的“谒庙阳鼛”,

演员们团花被面,左衽斜襟,发裹包巾,神巫彩妆,明显带有金元时期的服饰特征。其中扮演蛮婆蛮汉的丑角,宽袍大袖,黑纱束髻,眼角夹眼屎,两耳挂棉花或辣椒;整个扭腰咧胯,调情嬉斗,前弯腰,后背锅,拙朴夸张,诙谐可爱。

自2008年开始,我在河西善家沟村有幸几次拜望过尚且健在的民间剪纸大师周苹英老人,记得她的剪纸作品里就有“蛮女子”造像,面腴,髽鬏,鹿斑衫子,灯笼裤子,莲瓣翘尖尖鞋,一副烂熳祥和的气象。

“蛮婆子”其实是久违了的徜徉在北中国的“吉普赛人”。

 

 

2018年8月1日凌晨于缘督阁


【责任编辑】姜晓水
分享给好友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