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狐子
发布日期:2020-04-03 16:01   来源:米脂县人民政府网站   作者:鲁翰   发布机构:米脂县人民政府  【字体: 】     浏览次数:


 

有狐绥绥,在彼淇梁。”(先秦·佚名《有狐》老以前陕北地皮多野狐狸出没;说是狐狸,狐是狐,狸是狸,形象长得差不离,那是两个东西只是狐子毛茸,目婉,鼻,身娇,尾翘,妆样更妖冶更魅惑一些儿。在老辈子眼里狐子可是灵怪之物,迷信上以为能修炼成精,会变成美女迷惑人。万丰里高氏先祖有个叫高照煦的,晚清贡士大挑,官做到榆林府教授,他的《闲谈笔记》里就记录过米脂地狐仙显灵的故事。

人间狐兔自有地”。在中国尚儒传统文化里,狐子一直是个邪媚的全权代表,因此上,陕北民间自便见不得“花狸狐骚”。描整耍精憭滑的人常来一句“精得跟狐子也似”,若或一个女人很会媚惑男人,通常会打比方说是“狐狸精”。而最厌恶的当是狐子的皮囊下发出的难闻气味,“骚味”“骚情”“逮不得狐子,还惹得一身骚”“一窝狐子不嫌骚”,本义大抵是说狐子身上的“臭气”。

凡是动物离不了体臭,如猫腥,狗骚,羊膻,其实饮血茹毛进化来的人也一样,免不下都有身体味道的。那么,人的味道应该是什嘛味儿?记得米脂老辈子嘴上有过这么一句诘问:这么没毬眉眼的人,还有什嘛人味儿嘞?自然指的是道德上的味气。

当然人体也有气味,耳臭,口臭,脚臭,阴臭,多是由各处的汗腺散发出来的老百姓常称为“汗腥气”,只是浓浓淡淡、轻轻重重而已。但是有的人的体味刺鼻冲脑,异常的难闻;非为疾病,也无疼无痒,只便近嗅难当。

古代有本医书《肘后救卒方》,将这类特殊的体味称之为腋臭、体臭,主要指腋窝部位的汗腺分泌物与微生物作用之后的产物所散发出的特殊臭味,认为依旧是一种病,因湿热郁结于腠理汗孔所致,主因还是遗传所获。

《巢氏诸病源候论》中则称“有如野狐之气”;因为涉及伦理禁忌,陕北民间多因为体臭可遗传、须忌讳,自然就不可避免地引起人们对患者疏离和戒惧,于是不分青红皂白,且将此类异味干脆按到狐子的份上,直呼为“臭狐子”。

不料,国学大师陈寅恪先生曾经居然对《狐臭与胡臭》有专门论述,在他的考据里以为“狐臭”一词“本由西胡种人得名”,本应名“胡臭”,后随着时代发展而俗称为“狐臭”,所谓:

……“疑此腋气本由西胡种人得名,迨西胡人种与华夏民族血统混淆既久之后,即在华人之中亦间有此臭者,傥仍以胡为名,自宜有人疑为不合,因其复似野狐之气,遂改‘胡’为‘狐’矣。”

受“夷夏之防”观念影响,特别是“五胡乱华”时期的北朝,当时胡汉杂居,婚姻关系混乱,血统自然交杂。而这些谨守礼法的大族贵胄、只在素有清望的门族之间论婚,捍卫“门当户对”,力求保持血统的纯洁。所以从习俗和民间心理上讲,历史以来长期存在着排斥胡汉通婚的心理,“狐臭”就成了鉴分胡汉的重要依据。

陕北自古为多民族交汇之边塞,冲突融和,进退拉锯,“胡搅胡,汉搅汉”蔚然成风。但陕北人耿顽,普遍认定“穷不扎根臭扎根”;“偷人汉一股风,狐臭脾气扎下根”,甚至可以宽宥偷奸坚决鄙夷和排斥具有遗传性质的狐臭。

正由于此,大家在择亲时非常讲究“门三户四”,这个“门”意为“门头”、“门槛”;所谓门槛高,指的是家风严正,父母人气旺,威信高,子女形象人品好,家人仁善爱好等,最重要的是血统清正,没有狐臭若有,则鄙视为“门弊”不。订亲问媳妇子,问就是问吉,一边问“娘婆毑家一边访祖孙三代,须盘根问底,可谓“选差女婿臭一个,圝差媳妇子臭一窝”,其中主要是察问男女双方各自的家族里有没有狐臭史。

可是,这香香臭臭,无端蒙侮,奈何由不得、怨不得各自啊?

狐臭之臭,究竟呈现什嘛味气?试着采问多人,大家都说不上个所以然来,有说味若烧葱、有言畜圈积龌、有道呛似泼水熏炭……也许是因为隐讳意识,也许因为那是积郁在别人身上的痛苦,只便麻麻胡胡,意意思思。

因血缘遗传的远近,有浓有淡,有锐显有隐晦;“老根系”自则渐淡,若父母皆携,则称“现带”,自然浓郁复加。也看旺季淡季,一般冬季时节气味较销弱;又可分黑臭和白臭,据说白臭尤厉。有一份科普资料说,东亚人因为基因变异进化比较好,加之有饮茶泄汗的习惯,即便臭也有底儿;而欧美人多数体味浓重,丈外熏鼻,且黑人尤甚。你知道法国“香奈儿”香水么,名牌是名牌,添香仅是一面,其实遮臭的用途才是根本。

更有一种说法称狐臭居然有幽香一种呢,“香汗薄衫凉,凉衫薄汗香”这句古诗描述一妙龄女子的体香,其实怕是狐臭之香。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据传,古代四大美人之一、国色天香的杨贵妃,居然也在“臭狐子”之列。“不尽温柔汤泉水,千古风流华清宫”,无妨有好事者甚至谬考“贵妃沐浴”,谁料那是濯腻洗臭呢。总之,唐玄宗李三郎人家可是“三千宠爱在一身”,千古传奇,不嫌不弃,亲得吸蜜嘞哦。

现在可好,互联网时代了,联姻可万里;现代医学又神通广大,无所不能了,电击刀剔,“顽味”可消了;同时当然相信至真的爱情将把那些浊藩臭篱冲荡得稀里哗啦。尤其祈愿千百年来压在那些患者身心上无奈的桎梏和不堪的精神苦痛,从此烟消云散而去。

“香三三,臭四四”, 且便说叨说叨。

 

 

                 2018年7月14日黄昏于缘督阁  

 

【责任编辑】姜晓水
分享给好友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