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琐语(组诗)
发布日期:2022-03-04 08:42   来源:米脂新闻网   作者:姬小玲   发布机构:米脂县人民政府  【字体: 】     浏览次数:

过年琐语(组诗)

 

一  除夕

 

钟声敲响

爆竹此起彼伏

红灯笼已然做好彻夜不眠的准备

春风恰巧在这一天急匆匆地赶来

 

雪却没有因着浓郁的年味

逮住冬的尾巴

高原依旧荒凉而寒冷

岁末之负累亦无法如数卸去

无法单纯成孩童

飞奔着投入春天的怀抱

 

今夜除夕

空气中隐约飘来醋坛的香味

故作轻松地呡一口清茶

隐忍地

送走一岁

迎来一岁

 

 

二 《过年》

 

年是有脚的

从最初的渴盼

渐入烦琐

直到最终的难熬

甚至恐惧

 

年之诱惑在于儿时

年之美好在于回味

年是一本悲剧之书

我们习惯将它从美好

翻至悲凄的结局

正如此刻的细雪之舞

终将低调落幕

 

越来越多的人离我们而去

我们也终将要离去

其实年是一部正剧

向来无关悲喜

悲喜的从来仅是我们

及其不完美的人生而已

 

《过年琐语》

 

总有一些习俗

会随着奶奶的围裙遍寻不着

总有一些禁忌

会被爷爷如烟灰磕出烟锅

这些漏网之鱼

不知道何时 会在某处

被再次打捞

 

年是一件被经常浣洗的衣衫

日渐发白 陈旧

我们总试图

在谈资中

在味道里

在习惯之中

努力将其寻回

 

那块人生的浣衣之石

被经年腐蚀 风化

日渐圆润 光滑

再不见棱角

 

在河石上卷袖 浣洗

一手牵系过去

一手拍打未来

 

姬小玲,女,陕西米脂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陕西作协会员,有作品散见于《华语诗刊》《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作品选(百人百首)》《诗歌月刊》《延河》《陕西诗词》、《陕西日报》等报刊杂志,著有诗集《虚幻空间》。

 


【责任编辑】姜晓水
分享给好友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