腕下熔古韵 纸上骋新锋——艾玉郎小楷艺术刍言
发布日期:2020-12-07 08:29   来源:米脂县人民政府网站   作者:鲁翰   发布机构:米脂县人民政府  【字体: 】     浏览次数:

 

                   


 

在整个榆林书界艾玉郎这个人原本不在行里列里,尤其无消打息没什么身份和名气。

半路杀出来个程咬金。

艾玉郎是我高中同班同学,榆林烟草行业中人。或者渊源于良好的家学或者学生时期的钢笔字底子,或许因观看某个书法展览这类偶然的机缘和诱激,应是从八九年前突然就喜欢上了小楷书法。先是从一册《历代小楷精选》起手,于是日每得暇,一练便三四个时辰。一无师从之想,二无任何名利奢望,惟是为写而写,上心也自潜心。

按说不乏文艺的天赋和一皮两片的才华,喜挏文词、民歌演唱、陕北说书甚或喜剧小品倒是真能露两手,且取号“艾文艺”。按他的自我估量,无非“混一碗卤汤饸饹的赶庙会水平”。瓜是瓜,菜是菜,毕竟跟古奥的书法一门搭不上。

“起落微茫求不易,功夫向内静中安。”书法好比海,淹没穷年皓首、成千上万的信徒和跟班自不在话下。困惑、彷徨、苦恼、无奈,茫然……无疑是天下所有习书人的心路。

耗时磨志,萧斋苦熬,如何才能破茧化蝶,度法出尘呢。好像是2014年有兴致参投陕西轻纺森林烟草行业书法赛事,揣书法名家何应辉的书法风格,作品中试尝逆戳着走了两笔,居然荣膺一等奖。偶来巧生法中,平添秀涩之悟,从此心上越发得劲,敏手于斯,一边以古为师,一边理循书要。

一般说来楷书之艺难有作为,鲜见推陈出新,专事杰出者更是凤毛麟角。玉郎凡事执著,书字就一味专诚小楷一路。一个半老大汉侍弄一堆蝇头蚁腹小字,时常讥诮他“张飞绣花”、“老虎吃雀”。不料竟恬着脸皮自称各自是那“细男人”。说笑归说笑,他的热衷、勡劲和坚持,无疑秉有各自认真的思考、艺术偏好和审美观照的。

十年磨一剑。与古为徒,尊古率古,心摹手追,心无旁骛。之前主临钟繇、二王(《宣示表》《荐季直表》《黄庭经》《十三行》)。再或摩习虞世南、赵孟頫、文征明、祝允明和王宠。近些年多涉杂融于各家门派之间,尔后再行折返温研钟王。

没有人料得他这样一个外在率意、耿爽、乐观的性情,是能够不急不躁,坐得住冷板凳的人。多年来丝毫没受那些浮躁书风的迷惑,笃志不改,挥汗临池,就扎扎实实专修楷法。玉郎嘴里坚持的反击就两个字“心爱!”说他死牛顶墙也罢,道他艺术自觉也好,看来,对于积本求原和知常达变的能力他是蛮有自信的。

楷书一体,法不欺人;楷法之妙不难在平正,而难于平正中寓有妍捷、峭崛及意变的姿态来。著名书法家张胜伟在他的著作《书艺》有云:“只要抓住每个字的特征,才能说我们守住了书法的正统。”正所谓“取法乎上”。其中还进一步阐述:“字写出态势,就具备了生命感和力量感……在书法创作中,对势的营造的能力,往往能代表一个人的书写能力”。

在笔法和字法上面,玉郎的功夫确实好。我是清知他笔迹流怿、满纸珠玑背后的狼狈和悲苦的。颈椎反曲成筐系子,中指侧节烂了好,好了烂,终至于结茧成死圪垯,自然这也是一般习书之苦。即便身陷厄运,在极端怆凉困苦一年多的时间里,依旧未曾停歇过书写,洋洋万言,字字含泪,以墨慰心,沃洗清白。

欲得妙于笔,当得妙于心。艾玉郎对于书法的态度和觉悟,往往“化古我用”,心得独到。用他自己的表述那是“烦下心”“有心劲”“心上得来”。像如在字架空间姿势和峭拔美感上,他以美女的腰胯 “挺”“”有别来形容;而点到为止的笔法之妙味和神韵,他是拿“虼蠕”、“工巧”等陕北方言词来微妙表达作品的表现力。

我曾浏览过他的《谈艺笔记》,真切朴素可感受用。譬如,“控笔即为功夫,手法求以笔意;选贴惟要心爱,临写贵在妙细结体了然规律,章法全在胸臆。”玉郎完全是把古人较为抽象的书法理论,一一化作直接映照和指导自己书写的切身体验。

春草不发,老来所成。不几年下来,艾玉郎的若干小楷作品先后入选榆林市“书法临作展”、荣获“回眸70年,展望新米脂”书画比赛一等奖、在市书协举办的“筑造精品,传承国粹”书法交流活动中荣获前3名、在陕西省烟草行业书法大赛中曾连续三年荣获一等奖、在”第六届全国烟草行业书画比赛“获得优秀奖、“中华杯第七届烟草行业职工书画大赛中”荣获书法类二等奖。同时又入展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主办的“纪念沈尹默诞辰135周年书法大展”和“陕西省第六届书法篆刻临作展”。因不俗的书法成绩,2019年荣幸地被陕西省书法家协会吸纳为会员。新近得悉,又入展“第二届陕西书法奖”。

“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综观玉郎小楷书法作品,融帖于心,点画精到,结字谨严隽秀,笔机裕活,意韵贯注,且藏老于润。其顾盼呼应之势、清雅谐和之姿、隽逸萧散之气,跃然纸上,熠如璨星。值得一提的是因其一向淡薄展览意识,整体表现形式却每以方寸小楷满屏布局大幅作品,一气呵成、照例浑然臻善。

备敩诸家,冶于一炉,圆熟的笔墨技艺、深厚的传统功力和清雅淳俊、敛古化穆的意韵,逐渐构成了他小楷的整体书风,已然得到了专业圈和书法爱好者群体的认可和青睐。  

跟书法过日子的人,不激不厉,风神意和,浸沁玉,每求刬新。孰苦孰乐,孰迩孰遐,毕竟外人不可料也。

 

 

                           2020年11月30日于缘督阁

 

 

【责任编辑】姜晓水
分享给好友阅读: